黄总长 黄总长开会打扑克

黄总长 黄总长开会打扑克
作者:朱炳东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詹才芳被称为“斋公”,似乎是个素食者,但也不尽然,他还是吃鱼、吃蛋的,只是不吃肉,不喝酒。在一众喝酒吃肉的战将里显得另类。常说:粗茶淡饭,百事可为,清心素食,万物不移。詹才芳中将他不吃肉,倒也不是因为信...
黄总长 黄总长开会打扑克

作者:朱炳东

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詹才芳被称为“斋公”,似乎是个素食者,但也不尽然,他还是吃鱼、吃蛋的,只是不吃肉,不喝酒。在一众喝酒吃肉的战将里显得另类。常说:粗茶淡饭,百事可为,清心素食,万物不移。

詹才芳中将

他不吃肉,倒也不是因为信佛。“神炮手”赵章成倒是信这个,老战友回忆说,他朝炮筒里填炮弹时,口里总是念念有词。

詹才芳将军年幼的时候,家里无隔夜之粮。父亲与二姐在吃挖来的野菜时,不幸中毒身亡。他与双胞胎弟弟只得给地主做“小长工”,这户人家刻薄,连饭也不给吃饱。一个过年夜里,詹才芳饿得实在受不了,就溜进厨房,偷吃了几块不熟的肥猪肉。结果上吐下泻,被东家知道后,还被毒打一顿,赶了出去。从此,詹才芳一看见肉,不管猪肉、牛肉、鸡肉、鸭肉,一概反胃。长此以往,“斋公”的名声就传开了。有一次,他看见进警卫员吃饭到别的地方夹菜,索性单独吃饭,不再干涉警卫员和家人的伙食。

詹才芳将军最被人津津乐道的事,是1955年军衔评定后,三位上将许世友、陈锡联、洪学智到他这个中将前,齐齐地给他敬礼——将军确实有值得骄傲的资历和人格。他是黄麻起义的发起者之一,起义失败后,是坚持“木兰游击”的元老,红军时期是四方面军31军军政委。红四方面军的军相当于红一方面军的军团。更牛的是,当时“黄麻起义”前,詹才芳化装成走村串户的“裁缝”,启发鼓动了后来的李先念参加了革命。

那时,李先念家准备盖房子,想用附近山上的石头打地基、垒墙。可是,这个山是一家韩姓地主名下的,说啥也不让李家搬运。李先念那时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,找地主理论:山是大家所有,凭什么不能搬几块石头?韩姓地主拿出地契:看看,山是我韩家的山,水是我韩家的水,要是动用了,我就到县里告你,把你抓起来。李家好不容易备下木料,却盖不了房子,只好住在人们俗称的“马架子”里,不能遮风挡雨,实在气愤不平。詹才芳到李家所在的詹家店李家大屋,听说了这个事,就找到李先念,跟他谈了起来。不多功夫,李先念就决定参加革命活动,决心推翻这个旧世界。

青年许世友

“斋公”这个称呼的另一层意思,是詹才芳将军心善,很为他人着想。当初许世友上将在詹才芳手下当兵,掩饰不了对酒的喜好。詹才芳见许世友作战时总是提着大刀敢冲敢杀,特意向上级说明了情况,并时不时找些酒犒赏许世友。战争时期,打仗第一,胜利第一。红四方面军的高层对许世友也网开一面,只有许世友平时可以喝酒,其他人不行。行军打仗,别人身上水壶里是水,许世友水壶里是酒。有人提意见,红四方面军二号人物陈昌浩反问:你有许世友的酒量吗?意思是说:你是不是也是敢死队长?

过草地,詹才芳看见一个大个子战士倒在地上,虚弱无力。詹才芳认为这大个子,是个扛机枪的好手,死了可惜。让他吃几口青稞面,拖住马尾巴继续走。没想到这个大个子战士,后来成为赫赫有名的战将,他的名字叫尤太忠。

尤太忠将军

将军胆大,敢说话,在整肃时期救下陈锡联、谭知耕、邓岳等战将。那时张某胡乱杀人,连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的妻子程训宣与内弟、王树声大将的亲妹妹王桂玉,都被扣上罪名而被杀害。王树声虽说是副总指挥,是军长,却开不了口,因为王树声本身是地主出身。张某规定,一旦犯了错,工农干部罪减三分;知识分子、出身不好的干部,罪加一等。

詹才芳见陈锡联也被抓了起来,立即死保下来,还以需要勤务员的名义,救下了甘在和与谭知耕。若干年后,他对甘在和说:“……实际上,我要那么多勤务员做么事?我又不是老太爷!但在当时,我只好这样说,这样做了。真找不出更好的办法了。如果把你们放回去,万一再给弄起来怎么办?……”

詹才芳见被抓的人中,有的还是孩子,向保卫局建议:14岁以下的全部放掉,詹才芳是政委,又是贫农出身,家里有姐夫、大哥、弟弟三位烈士,保卫局的人不得不听。

陈锡联将军

詹才芳将军,可谓好人好报!1939年,奉命挺进敌后的抗大一大队扩编成抗大二分校,驻扎在河北灵寿县,詹才芳担任二分校先遣大队大队长。在这里,詹才芳和李中权政委、侯正果副大队长,一起被敌人指使的从当地招收的小勤务员下了慢性毒药,致死量是20包。案件侦破后,詹才芳的勤务员哭着交待:詹大队长平时对我很好,我实在下不了手,我只下了7包,其余的全扔了。三人中,詹才芳中毒最轻,经过治疗,三人都恢复了健康。许世友上将因为对主席忠心耿耿,很得信任,除了几个元老,有些俾睨四周。可在詹才芳面前,他自觉矮了一辈,一直把詹才芳当上级对待。詹才芳到南京,他带领军区一班人站在门口迎接。

许多人只见1955年那些评衔的开国将军威风凛凛,也有相应待遇,却没看到他们的出生入死,这些荣耀和待遇都是以命搏来的!詹才芳将军在打游击时,有个绰号叫“打不死的飞毛腿”。一次因叛徒告密,他和大哥詹才华被3名民团用枪逼住。詹才芳不甘心束手就擒,突然发力,打倒一个,突然跑开了。两个民团去抓他,反被他干掉,缴了两支枪,大哥却不幸被害。还有一次敌人抓他时,抓住了他的孪生弟弟詹才银,误以为抓住了游击队大队长詹才芳。可詹才银一句话不说,到死也没有吐露半个字。詹才银死时,他妻子正怀孕,闻讯悲伤过度,胎儿死在腹中,自己也随丈夫而去。日后,詹才芳将军每提起弟弟一家,都很伤心。

詹才芳与夫人杨静

1940年底,詹才芳将军从抗大出来,担任晋察冀军区三分区副司令员,司令员是日后深得林彪信任的黄总长。由于长征中的门户之见,黄总长刚开始,有些轻视詹才芳将军,认为他原先是政委,不是打仗的。黄之前一贯看不起自己的政委搭档。原三分区司令员陈漫远以前是做政工的,指挥能力弱一点,黄刚来时是副司令,对陈漫远的指示爱听不听。在延安批判张某时,连带着红四方面军的人都灰头土脸,詹才芳上任伊始,背后有人议论他。詹才芳将军开始想写信给延安总部,但一想,身正不怕影子斜,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。

詹才芳将军毕竟是一员战将,以他的能力后来得到了黄的尊重。詹才芳将军后来调任冀热辽军区。抗战胜利后,冀东部队挺进东北,詹才芳将军被任命为九纵司令员,黄被任命为8纵司令员。辽沈战役,九纵攻锦州,歼敌二万,活捉“东北剿总”副总司令范汉杰,说明詹才芳将军是能打仗的。

每每有人替詹才芳军衔评级鸣不平,将军总是说,我参加革命又不是为这个,想想牺牲的战友,他们又该评什么?

【深耕战争史,弘扬正能量,欢迎投稿,私信必复】

本文来自生活百科投稿,不代表美啦学习笔记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eila8.com/3/243.html
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
() 0
上一篇 11-25
下一篇 11-25

相关推荐

  • 黄总长 黄总长开会打扑克

    黄总长 黄总长开会打扑克
    作者:朱炳东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詹才芳被称为“斋公”,似乎是个素食者,但也不尽然,他还是吃鱼、吃蛋的,只是不吃肉,不喝酒。在一众喝酒吃肉的战将里显得另类。常说:粗茶淡饭,百事可为,清心素食,万物不移。詹才芳中将他不吃肉,倒也不是因为信

    2022-11-25 23:00:02
    2059 0

评论列表

联系我们

123456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件:admin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